中国诗人网—中国诗歌刊物选稿平台!

中国诗人网-中国诗歌刊物征稿-选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剧本 >

大学生传统文化话剧剧本

时间:2019-04-19 13:3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微电影《幸福的鸣笛声》 编剧:白明惠 片头。 行驶的自行车轮子。 英子骑着自行车(带着8岁的儿子强儿)去上班。 英子在一所农村小学里给孩子们上课。 行驶的自行车轮子。 英子
    大学生传统文化话剧剧本
 
  原创:陆瑶
 
  (三幕话剧)
 
  登场人物
 
  谢安(320年—385年),东晋政治家。
 
  刘夫人(生卒年不详),谢安之妻。
 
  谢万(320年—361年),谢安之弟。
 
  谢玄(343年—388年),谢安之侄。
 
  桓冲(328—384年),东晋名将。
 
  谢道韫(生卒年不详),谢安之侄女。
 
  家丁。
 
  客人。
 
  第一幕
 
  旁白:
 
  东晋的名士,谢安,隐居山林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这期间里,人们已经数不清他曾经多少次拒绝了朝廷的辟命,又曾经多少次不理会大臣的引荐。人人都道谢安足智多谋,谢家又是高门士族,如若入仕,定当权倾朝野。如今高卧东山,恐怕是纵逸来久,情意傲散。谢家能辉煌多久,谢安又能隐匿多久,没人敢于预测。
 
  升平三年冬。会稽之东山。
 
  庭院里的松柏之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在冰蓝的天色下泛着冷冷的青光。钓鱼台上的水面冻成坚硬的一片,冰层下面犹有几尾色彩斑斓的锦鲤,微微地游动。天地之间,万籁俱寂。
 
  室内。谢安与刘夫人坐于堂上焦急等待,两人手捧茶盏。雾气袅袅,一时无言。
 
  须臾,家丁气喘吁吁上。
 
  谢安立刻接过家丁呈上的家信,看完之后沉默良久。
 
  刘夫人(和蔼微笑,向家丁微微颔首):辛苦了,下去吧。
 
  家丁下。
 
  刘夫人:谢郎,北伐战事如何?难道……
 
  谢安:万石……败了。(长吁一口气,将信递给刘夫人)
 
  谢安(负手沉思):北伐前燕,时机本就不太成熟。出征前我多次嘱咐过四弟——身为主帅,务必不忘取悦军心,切忌时时吟诗啸傲。然而,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万石一路上疏于抚慰将士,关键时刻又误认为敌军抵达,手下士卒惊扰奔溃,怎么不会一败涂地……最后,万石单骑逃还,险遭哗变军士谋杀。幸得兵士们还念的我,顾及谢氏情面,刀下留人。万石在信中写,他不日即将归来。
 
  刘夫人(抚住胸口,念了声佛):万幸万幸,性命没丢。可是恐怕小叔归来之日,就是免为庶人之时啊。
 
  谢安(蹙眉沉吟):不错,但是咱们谢氏不能就这样垮了。列祖列宗在上,虽然荣耀终究有难以维系的时候,但并不是现在。
 
  刘夫人(上前一步):谢郎,你……你难道终于要走出这东山了么?可是,可是,我不禁担心。别忘了你的年纪,你毕竟已经四十多岁了啊。朝堂凶险,流言要命,一步走错,就将滑向万丈深渊!
 
  谢安(回视刘夫人):我也清楚。高卧东山是我心之所向,然而时局所逼,身为家主,我又怎能一味安逸下去。肩上这沉甸甸使命,既然万石已经不能扛起,我就应该站出来——即使违背初心,即使前路迷茫,即使力有不逮。这不仅是为了家族的荣光,更是为了我们晋的天下。
 
  刘夫人:谢郎,你的志向,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现在,强敌寇境,边书续至,梁益不守,樊邓险没。就连我一介深闺妇人,也知道如今实在不是做官的好时节。你又何苦……(牵住谢安的手)
 
  谢安(紧紧回握刘夫人的双手):夫人,你错了。我遁迹山林不是为了隐逸的名声,我东山再起不是为了追名与逐利。江山于硝烟之中面目全非,百姓于战火之中痛切呻吟,这一切的一切,无不无刻不在折磨着我的心灵。我在夜里,几多辗转反侧,几多神伤梦魇,他人也许不知,但你应当知道的。(不由自主提高声音)我怎能!怎能忍心坐看群雄逐鹿!昔日,我屡次违背朝廷旨意,众人已经议论纷纷。现今,我再垂手不管,又该当如何面对江东百姓!就算四十多岁踏入仕途重新开始,从一个小小的帐下司马做起,我也不会羞愧,因为这将是我无悔的选择。
 
  刘夫人(踌躇状):可是……
 
  谢安(目光坚定):休要劝我,我意已决。
 
  谢安一拂衣袖,整理袍带,迈出脚步,面色坚毅地向白茫茫的大地中走去。刘夫人目送谢安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冰天雪地之间。
 
  ——闭幕
 
  第二幕
 
  太元八年。
 
  旁白:
 
  这一年仲冬时节,苻坚率领着号称百万的大军挥兵南下,吞灭东晋,志在必得。军情紧急,建康一片震恐。谢安临危受命,以征讨大都督的身份负责统管军事。决战前夜,谢安将桓冲、谢石、谢玄、谢琰和桓伊等将领从各地召集在一处,作黎明前最后的部署。
 
  桓冲(解下腰间的酒葫芦,仰脖喝了一大口):欸,幼度兄,眼看着苻坚打过来啦,一场恶战蓄势待发,和我说实话,你心里紧不紧张?
 
  谢玄(神色沉郁):幼子兄竟还有心情说笑。虽然今晚大都督已经当面和我们交代完机宜事务,实不相瞒——我手下的北府兵尽管勇猛,但是前秦兵力毕竟是咱们东晋的十倍多,(苦笑)说不紧张那就是假话了。
 
  桓冲(微微一哂):我看咱们这场仗呐,一个字,悬!前些天,我镇守荆州,听说都城形势危急,正打算专门拨出三千精兵到建康前来保卫。谁成想咱们的大都督,谢安大人,依旧悠哉悠哉。你猜都督怎么说?
 
  谢玄:这个真是猜不到,叔父说了什么?
 
  桓冲:安石大人竟然对我派去的将士说,他那儿一切安排就绪,让我莫要操心,还是回去加强西面的防守吧!
 
  谢玄(摇头笑道):哈哈,没错,这正是我叔父的作风,永远是那样的镇定自若、不动声色。
 
  桓冲(扬起眉毛):谢公的气度确实叫人钦佩,但要我说啊,他不懂得打仗!(将酒葫芦一摔)眼看敌人就要到了,他还像在清谈会上一般,那样悠闲自在;兵力那么少,又派一些没经验的年青人到前线指挥——我说的正是你们这些大名鼎鼎的“芝兰玉树”!我看,不用多久我们都要失败被俘了!(说罢哈哈一笑,起身离开)
 
  谢玄握紧双拳,脸色涨红。思索片刻后,他向谢安的帐篷走去。
 
  谢玄(掀开军营的帘幕,恭敬地行礼):大都督好。
 
  谢安(眼神从桌子上的军情离开,亲切的看向谢玄):幼度?明天就要出征了,怎么还不去休息?
 
  谢玄(略显拘谨):是怎样,出发之前,我想再请示一下您,这个仗该怎么打。
 
  谢安(神情泰然):今早我驾车去山中别墅去与亲朋好友聚会,和你的好友,张玄,以别墅为筹码来了一盘围棋。你猜,结果如何?
 
  谢玄:这个……张玄终日研究博弈之道,号称当代弈秋,侄儿想,应当是他胜了吧?
 
  谢安:哈哈,的确,我平常棋艺不及张玄,但这一天张玄兴许是太惦记我那套别墅了,反而败给了我。(站起身,走向谢玄)幼度啊,你是突然害怕起残酷又无常的战争了吗?——是的,战争的砝码比我和张玄下的那盘棋还要大,无数条人命,无数座城池,更关乎晋的气数。所以,你和张玄一样,因恐惧而畏首畏尾,不知所措了吗?
 
  谢玄(陷入深思):……
 
  谢安(神情温和):不必忧虑,你未曾经历过这样的大战,“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谨记你的叔叔,我的四弟,谢万,当年倾覆的教训,能做到小心谨慎,这很好。(拍拍谢玄的肩膀)你从小就聪慧过人,当年我问过你们这群小辈一个问题,还记得么?
 
  谢玄(恭敬):晚辈记得。当时叔父您问我们,谢家的子侄并不需要出来参与政事,为什么还要求每个人都有才能。我们这些小孩子都没想过这个问题,(www.fwsir.com)一时间谁也没有答上来。
 
  谢安(微笑):可是我记得你最先回答了,而且答案很妙。你说,“像芝兰玉树一样,而且要让他生在阶前庭院中。”我听后非常欣慰和高兴。咱们谢家的孩子,都德才兼备,你也必定会有一番作为。要对自己,对你的手下,也对我这个大都督有信心才行啊!
 
  谢玄:可是……
 
  谢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好了,谢玄。我们不会打无准备之仗,不会拿江山社稷开玩笑。我再给你上一课吧。(毫无惧色)只要有周密的计划和必胜的信念,少量的精兵强将也能战胜貌似强大却一盘散沙的敌人。君不见,官渡之战曹操克袁绍,赤壁之战孙刘大败曹军?(停顿)一切事情,朝廷已另有安排。回去休息吧。
 
  谢玄(思索片刻,谈起头,眼神坚定)是,都督。我明白了!
 
  ——闭幕
 
  第三幕
 
  太元九年。建康。
 
  此时正是残冬时分,空气中仍弥漫着丝丝冷意。然而松柏上挂着的冰雪已经开始融化,护城河上的冰盖不复坚硬冰冷,偶见燕子在梁间啁啾呢喃。太阳渐渐升起,建康的市肆与街道也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城市里一片热闹的景象。
 
  谢府内,谢安正在与客人下棋,刘夫人和前来拜访的谢道韫在内室聊天。家丁风尘仆仆上。
 
  谢安(接过家丁带来的书信,看完后便放在一边):来,咱们继续下棋,还有几个子就见分晓了呢。
 
  客人(好奇地憋不住问):谢公,信言何物?
 
  谢安(淡淡地):没什么,孩子们已经打败敌人了。
 
  客人(拱手):恭喜恭喜!真乃我朝之大幸!棋也下完了,某不才,先告辞了,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老乡亲们去!(下)
 
  谢安送走客人,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舞跃入室。刘夫人听见声音,和谢道韫从内室走出。谢道韫随手拿起谢安座位旁边的书简。
 
  谢道韫(惊喜):呀!婶婶,这是咱们晋军在淝水之战中大败前秦的捷报!(念)“谢玄、谢琰和桓伊率领晋军七万战胜了苻坚和苻融所统率的前秦十五万大军,并阵斩苻融。”怪不得叔父如此高兴呢!
 
  刘夫人(激动):太好了,太好了……(转身看着欢呼忘形的谢安,无奈笑道)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看看,把木屐底上的屐齿都碰断了。
 
  谢道韫(正色):恭喜叔父贺喜叔父,淝水一役,您的声望要达到顶点了!不日之后,肯定是以总统诸军之功,进拜太保。
 
  刘夫人(笑):谢郎现在这副样子,肯定听不到你这番祝福了。升不升官,谢郎从不在乎。他这样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一是高兴这场战争咱们晋军大获全胜,苻坚的侵略阴谋彻底破灭,我们或许可以乘胜北伐,收回黄河以南故土;二是高兴这场战争如愿以偿,以少胜多,展我国力,扬我国威,百姓的日子有了更多希望;三是,你的哥哥们都成长起来了,谢家后继有人,他的压力也没有那么大了。
 
  谢道韫(歪头不解):咦?难道叔父那样沉着冷静的人也会有压力?
 
  刘夫人(微笑):当然啦,世界上哪有真正的运筹帷幄料事如神,只不过都是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罢了!谢郎这阵子忙,消瘦得厉害,我在旁边看着直心疼。
 
  谢道韫(拍掌):听了您这番话,我更仰慕叔父了呀!还记得,我小时候无心说出的那句“未若柳絮因风起”,从那时叔父爽朗的大笑和亲切的教诲开始,我就一直拿叔父当偶像呢!无论是不拘礼法的雅人深致,还是东山再起的小草远志,抑或大破前秦的风神秀彻——不仅是我,还有谢玄谢石谢朗,我们这群当年受过叔父教育的小孩子们,都一直在心底崇拜叔父呢!
 
  刘夫人:真的?(掩嘴笑)
 
  谢道韫:当然!近日市井之间都在传唱一支歌谣,正是有关叔父的。
 
  刘夫人:哦?还有此事?
 
  谢道韫:婶婶,你听我唱——
 
  (伴奏音乐起)
 
  襟韵何如,文雅风流,王谢辈人。问传家何物,多书插架,放怀无可,有酒盈樽。
 
  一咏一谈,悠然高致,似醉当年曲水春。还知否,壮胸中万卷,笔下千军。门前我有佳宾。但明月、清风更此君。喜西庐息驾,心间胜日,东皇倚杖,目送行云。闻道君王,玉堂佳处,欲诏长杨奏赋孙。功名看,一枝丹桂,两树灵椿。
 
  旁白:
 
  淝水之战,谢安作为总指挥,以八万兵力打败了号称百万的前秦军队,为东晋赢得数十年的安静和平。战后,他因功名太盛而被皇帝猜忌,被迫前往广陵避祸。之后病逝,享年六十六岁,追赠太傅、庐陵郡公,谥号文靖。
 
  回顾谢安的一生,他不仅性情闲雅温和,善行书,通音乐,而且处事公允明断,不专权树私,不居功自傲,有宰相气度。他的治国之法,是以儒、道互补;作为高门士族,能顾全大局,始终以谢氏家族利益服从于晋室利益。无怪乎时人称他为“江左风流宰相。”这样一位有雅量、有胆识的大政治家,正像一座巍峨挺拔的东山。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时至今日,他的故事仍然值得我们铭记和学习。
 
  ——全剧终。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