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网—中国诗歌刊物选稿平台!

中国诗人网-中国诗歌刊物征稿-选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刊物 >

《驾车的过程》(诗集)

时间:2019-04-18 18: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人类为本拉登、核辐射、瘦肉精、三聚氰胺、转基因粮食、干旱水涝、通货膨胀、惊恐焦虑寝食不安的时候,我们在讨论诗歌。事情本身就触人警醒发人深思。一切都是形而下,诗歌

 
 
  《驾车的过程》诗集  方政著  中国戏剧出版社2011年6月版
  
  相关评论文章:
  
  他在开拓疆域
  
  ——在方政诗集《驾车的过程》研讨会上的发言
  
  赵 恺
  
  在人类为本拉登、核辐射、瘦肉精、三聚氰胺、转基因粮食、干旱水涝、通货膨胀、惊恐焦虑寝食不安的时候,我们在讨论诗歌。事情本身就触人警醒发人深思。一切都是形而下,诗歌是形而上。坚守良知,坚守尊严,诗歌守望麦田。这种坚守甚至让人想到西西弗斯神话。
  
  方政先生的研讨会让我触动有二。
  
  一是“文如其人”。研讨他的诗歌,首当研讨他的品质。为人正直,勤恳,低调。为文叛逆,求变,创新。要写诗,先做人。要写好诗,先做好人。热血只能从血管里流出来。
  
  再是创新。如果说评价一个理论家是看他发现了什么新人和领导了什么潮流的话,评价一个作家就只需一条:看他对文学本身增添了什么。模仿可谅,重复可悲。特别是高层次上的自我重复而自以为活力不衰。明智者一旦发现原创力减退则清醒果断金盆洗手,以给别人也给自己留下美好回忆。方政拒绝重复惕励创新。他的诗集在科技和人性结合部上开创新路。独特的新路,智慧甚至紧迫的新路。从创新的意义说,文学滞后科技。对科技认知的滞后使文学无法涉足科技领域,更难理解现代科技对于人类思想的引领和照耀了。这是文学现代品质的重要缺位。方政努力以诗歌介入科技。如同战士,他不是固守疆域而是开拓疆域。固守难能,开拓可贵。可能甚至必然有瑕疵。但一个有瑕疵的探索胜过九十九个无可挑剔的平庸。文学呼唤开拓,方政开拓。为此,我向开拓致敬。
  
  奔驰的诗情
  
  ——读方政诗集《驾车的过程》
  
  孙友田
  
  方政与诗结缘,我不惊讶。
  
  方政与车结缘,我不惊讶。
  
  惊讶的是他把写车的诗,装在他驾的车上,一车都没有装完。
  
  他驾的车属于宝马的挡次,不叫宝马而叫《驾车的过程》,车上坐着他邀请的四位“客人”,这四个人常在诗坛上走动,是诗人的好朋友。他们是:哲思、情感、含蓄和风趣。(排名不分先后)。
  
  哲思实际上是一种理趣,用诗去讲哲学。如《方向盘》:“手中的方向∕是心中的方向”,隐喻人生的方向。“该直行要直行∕该转弯要转弯。”在人生的道路上难道不应该这样吗?它应了“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句名言。还有《认路》:“坐别人开的车∕这条路∕走了十趟∕还是模模糊糊∕自己开车∕这条路∕只走一趟∕就已清清楚楚”它说明了“实践出真知”的道理和“事必躬亲”的重要。
  
  情感是诗的载体,诗人总是用情感去衡量万物。总是被情感动之后,再用情去感动别人。《我的师傅》中,说他的师傅除驾校的教练外,还有驾驶各种车辆的驾驶员,因为他们“都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这还不是这首诗的亮点。亮点在于要虚心向孩子们学习,因为他们“驾驶的童车∕不会对别人的安全造成威胁”。杜绝交通事故,关爱宝贵生命的情感达到了高潮。安排童车出现,说明了作者为表达关爱生命的情感费尽心机。《默不作声的汽车》也是一首情感诗、和谐诗。“只有在小街上∕才偶尔揿一揿喇叭∕和行人打个招呼∕对不起∕打扰了”写到此处,我好像听到韦唯唱的那首家喻户晓的歌:“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含蓄是一种风格,也是一种技巧。宋代诗人苏轼说“天下之至文,莫妙于言有尽而意无穷。”《难以回头的歧途》描写车在高速公路上误入歧途的无奈与尴尬:“跑得越快∕似乎离目的地∕就越远”这是一次含蓄地告诫。之后,紧接着写道:“索性速度再加快一点∕好早一点∕到达下一个转折点”这又是一次含蓄地告诫。《安全带》中,“在某些时候∕安全是善意的束缚。”《汽车风一样刮过》中,“只有泥泞∕才容易留下足迹。”都是既含蓄又有哲思的诗句。
  
  风趣是一种睿智的张扬,又是一种乐观豁达的气质。它与诗人的性格、爱好和智商有关。诗集像奔流的江河,不断涌起让人发笑又让人深思的浪花。如《我的车号》:“我的车号∕尾数8292∕让人马上想到∕八两九两……”酒虽与车相伴,“驾车人必须与酒绝缘。”《关于保险的绕口令》:“为了保险∕交了保险∕保了险∕并非就完全保险”等都写得很风趣。
  
  诗集的开头提到马,我们欣喜地看到,方政驾驶着他的“宝马”,奔驰在中国的诗坛上。
  
  与子同车
  
  ——读方政新作《驾车的过程》
  
  冯亦同
  
  十年的驾龄和“轮下之路”、一个甲子的人生阅历,在一位诗人的手中变成了“笔下之诗”:中国新诗史上具有开创意义的第一部以“驾车”为题材、驾车者为主人公的抒情哲理诗集。我想称之为“方向盘边的歌吟”,因为诗人姓方,又从文(这是我对方政姓名的一种“曲解”:“政”字里有“文”,亦可作“匡时正风”解,其“管理”之义更可以引申为“驾驶”),因此他有“先天”的优势,又有《诗羽栖霞》、《人生况味》、《鸡鸣唤醒的时候》等五部诗集为他的“宝马”加油鼓劲。更重要的还是他赶上了偌大的中国坐着“改革开放”牌汽车奔驰在新世纪头十年的高速路上,诗人和他的诗都领到了“驾驶执照”,可谓名归、实至,又天时、地利。
  
  诗集《驾车的过程》真实、自然又十分独特地让我们看到了这位与新中国一同成长、患难与共、休戚相关的中年诗人的“知天命之路”:“年过半百学车/说迟也不迟/说不迟也迟//老胳膊老腿/还有老脑筋/身手不够矫健/反应不够灵敏/但我有半个世纪的/驾驭人生的经验/以及教训……”在《我这个老司机》中,诗人认真总结出“手握方向盘/该知道驶向/什么样的方向/脚踩油门/该明白控制/什么样的速度/大胆地瞻前/谨慎地顾后/车轮小心行驶在规则之内”这些一语双关、内涵深刻的既是开车,也是立身处世的半生体会,并以“每一根白发/都是前行的讲义”这两行隽永的诗句,为“年过半百的老司机”完成了一幅给人印象深刻“自画像”,画面中似乎也闪过了一个从自行车王国跨越到“汽车大国”的历史时期的风丝云影。我是诗人车上的常客,深知他的为人为文和开车之道,不能不为这糅合和延伸着他细致入微又坚定清醒的个性追求的诗歌风格喝采。
  
  方政的诗才是内敛的、质朴又纯粹的。他将诗情和哲思、想象与文采、浪漫和婉约,都高度浓缩在缜密的构思和精短的诗行里,赤忱如栖霞红叶,斑斓似雨花石子。《三原色》寥寥数语:“红灯停/绿灯行/黄灯警示要小心//红绿黄/这也是缺一不可的三原色/描绘出人生路上的好风景”,看似平淡无奇的“交规”,却因为诗人的发现、提炼与升华,成为一则引人入胜又发人深省的“警世通言”。《汽缸》仅有两行:“没有燃烧的激情/哪有前行的动力”,不仅道出了世上所有“利器”和“前行者”的“内驱力”是何等重要,也让我们看到了驾座上的歌者冷静外表下的执着目光与火热胸襟。这样的佳作和闪光点,在诗集中随处可见。
  
  我曾为方政的两本诗集写过序言,他也曾序过我的拙作,我们是志同道合的忘年交。他的新作,让我惊奇,给我惊喜。我想起《诗经?郑风》中有一首诗叫《有女同车》,写三千年前中原地区男女同车出游的欢乐:“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诗中刻画了一个叫“孟姜”的同车美女的形象,她有木槿花的容貌,步态轻盈,佩环叮当。诗人方政是中原人的后代,他的今日之车已决非当年之车可比,但其“副驾驶”位置上也端坐着一位现代孟姜,她的名字叫“新诗”:清新、脱俗、秀外慧中。我衷心祝贺方政好友和他的“美女搭档”同车亮相,“出游”成功;更祝他们白头偕老,健行天下,愈老愈漂亮!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