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网—中国诗歌刊物选稿平台!

中国诗人网-中国诗歌刊物征稿-选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王沾云随笔《驾一只竹筏在南盘江荡涤心念》

时间:2019-04-18 17:26来源:未知 作者: 王沾云 点击:
微风轻拂,像情侣的鼻息一阵接一阵地在我的唇边我的面颊我的脖颈上游走,一种酥软的感觉让我飘飘欲飞。江边的高崖上,似乎有鸟儿拍翅起飞的声音,一只,一双,一群,声音很轻
  摘要: 竹筏划行和鱼网溅起的一点点水花,在波光中透射出诗一般的灵性,不停地在江面上跳跃。
  
  一簑烟雨,吟啸徐行。
  
  凝望古人洒脱的身影,我拄着竹杖走进南盘江河谷,在千年时光凝固成的不朽经典里寻觅平静的心念。
  
  来到江边,我没有披簑衣戴竹笠,只是学着渔翁的样子乘坐竹筏,在江面上慢慢品味“孤舟簑笠翁”的意境穿透千年时光散发的古韵。
  
  从一处平缓的江岸下水,让竹筏随风而行。
  
  竹筏行进得很慢,似乎总是在原处晃动和转圈。但是一抬头,发现竹筏已经离开岸边很远。
  
  村庄的鸡鸣狗吠,与竹筏划水的声音一起,渐渐融进粼粼波光。
  
  闭着眼,我正襟危坐在竹筏上,任由竹筏在江面上悠悠晃动。
  
  微风轻拂,像情侣的鼻息一阵接一阵地在我的唇边我的面颊我的脖颈上游走,一种酥软的感觉让我飘飘欲飞。江边的高崖上,似乎有鸟儿拍翅起飞的声音,一只,一双,一群,声音很轻微,但很有节奏,旋律也很优美。似乎,我还看到几片美丽的羽毛,正飘飘悠悠地从空中飘落下来。
  
  羽毛临近江面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馨香扑鼻面来。恍恍惚惚之间,我似乎看到,正有几位美丽的仙女从天飘然而下,轻轻地站立在竹筏上,飘逸的彩裙似乎已经撩拔到了我的额头。睁眼一看,仙女没有了,馨香消散了,鸟羽漂远了,只有一江平静的清水,不停地闪烁着粼粼波光。
  
  坐在竹筏上,我任由心念随着波光在江面上荡漾,荡漾成时光吟咏的诗行。粼粼闪烁的波光,把深情的诗句融入岁月的皱纹,在时光的深处反复揉搓,揉搓成一江碧水的静谧。
  
  心念静了,江面静了,河岸静了。不需屏息,不需凝气,我听到了山风吹过河谷上空时的阵阵哨音,我听到了时光洒落在江面时发出的丝丝脆响,我听到了江波闪烁粼光相互碰撞时发出的悠悠声韵,仿佛一曲曲天籁之音在耳际萦绕,让我仿佛置身天人合一的神仙境地,胸中尘埃杂念荡然无存,犹如碧水蓝天一样开阔一样纯净。
  
  竹筏荡漾在闪烁着粼粼波光的江面上,我的心念,在河谷的寂静里寂静无声地荡涤,简单地回归生命之初。
  
  我又闭上眼睛,任由思绪随着波光在江面上晃动,晃动成一江零碎的诗意。
  
  尽管我刻意模仿渔翁的样子,但我终究不是渔翁。我没有千年的银钩没有千年的纶丝没有千年的竹杆,无法把在江上乘坐竹筏垂钓的情景演绎成千年吟咏的诗句。只是静静地坐在竹筏上,闭着眼,静静地听着竹筏行走时划动江水的声音,想象着千年前江上渔翁独钓的高雅意境,让自己也在想象中高雅一回。
  
  千年前在江上独钓的渔翁,不改千年垂钓的情怀,无论晴空艳阳,还是细雨纷飞,无论是雾霭漫漫,还是大雪飘扬,都独坐江上竹筏,垂钓岁月的悠闲。
  
  历经千年岁月的浸润,纶丝末端的银钩,依然对江中的鱼儿充满诱惑。也许,只要手握竹杆的渔翁稍稍用力一扯,纶丝便会从水面溅飞,在江面上飞旋成几个惊心动魂的弧线,就有一个鱼儿被收入竹筏上的鱼篓里。
  
  做不了江上独钓的渔翁,但我欣赏渔翁千年独坐江上垂钓的雅兴与平静。或许,渔翁独坐江面垂钓,钓的并不是水中的鱼,而是在钓等一些可遇而不可求的人生机遇,或是在追钓一些已经流逝的时光,或是在钓起一些岁月的闲适。
  
  独坐在江面竹筏上,粼粼波光把我倒映在江水里的影子,浪成了一缕正在水中扩散的墨汁,融进江水里,化成了一段悄然流逝的时光。
  
  时光,已经慢慢变老,老成了斜照在江岸竹梢上树梢上的一绺霞光。
  
  一绺霞光,诗意梦境。
  
  一岸翠竹,雅致情趣。
  
  竹筏在霞光金波中徐徐划行,两岸翠竹犹如一卷长长的山水画徐徐展开,前行一点眼前就出现一处绚丽风光,回眸一次又能领略一次别样景观。在前行中放眼,在放眼中回眸,竹筏每一次前行的瞬间,我都能在三百六十度的视角闭环中浏览身边的风景,将一路前行一路回眸摄取的画面,一帧一帧地储存在我的脑海里,让时光慢慢地把这些秀色积淀成滋养精神的养分。
  
  霞光很美,美得像恋人的目光,让我迷恋不舍。
  
  江面很美,美得像恋人的面庞,让我昂奋难抑。
  
  披着一身霞光,乘坐竹筏在美丽的满面上荡漾,我沉浸在恋人的目光里感受恋人面庞的炽热呼吸的急促直到地老天荒……
  
  学着渔翁的样子,我轻轻地划动竹筏,轻轻地把手里的鱼网撒进江里。竹筏不停地向前缓缓而行,撒进江里的鱼网缓缓地沉入水里。竹筏划行和鱼网溅起的一点点水花,在波光中透射出诗一般的灵性,不停地在江面上跳跃。
  
  撒完了鱼网,就不再划动竹筏。静静地坐在竹筏里,任由竹筏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荡漾。
  
  有风从江面上吹过,拂过水面,又拂过水面,再在水面上旋转几圈,最后停留在我的面颊上,不停地吹拂不停地吹拂,我感觉到风有些润湿,也感觉到我的面颊有些润湿。用手指轻轻一摸,晚风似乎变得光滑了许多,我的面颊也似乎变得光滑了许多。
  
  河谷深处的山涧里,隐隐约约传来一声声猴子啼叫的声音,由远而近,渐渐变得清晰。似乎先是一只母猴呼唤她的伴侣,声音尖细而婉转;接着便传来一声声深厚而粗壮的回应,似乎正有一只公猴一边啼叫着一边奔向母猴。当呼唤声渐渐变成嬉戏声的时候,嬉戏声也渐行渐远,与山涧的寂静融成一体。
  
  竹筏在江面上荡漾。我在竹筏上轻轻地收网。鱼网被我一缕一缕地从江水里收回搁放在竹筏上的木盆里,散发出浓郁的鱼腥味。
  
  我的目光仔细检查每一个网格,却始终没有发现一尾鱼,哪怕是一尾二指般大小的鱼儿卡在鱼网里挣扎,也始终没有。我没有感到丝毫的失落,我本来就不是撒网捕鱼的渔翁,捕不到鱼这是意料中的事。
  
  缓缓收回鱼网,轻轻划动竹筏,在粼粼波光中荡漾,在随意的荡漾中悠然靠岸。一天的时光,在愉悦中悄然滑落。
  
  岸边渔家的炊烟里,弥漫着酸笋煮鱼的香味和甘蔗糖酒的醇香。还没迈步上岸,我的口水,就忍不住从嘴角溢出,串滴成线,跌落下来,在平静的江面上砸起一个深深的漩涡……

 
  
 
  王沾云:布依族,1971年生,贵州安龙人。贵州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4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发表文学作品260多万字,有30多件作品在州级以上评比中获奖。出版有报告文学集《我的父老乡亲》,长篇散文《家园记忆》《家园长歌》,散文集《人生如猪》,政论散文集《穿透时代的话语》等。现任黔西南州委政研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